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一章  气哭,眼前人不如心上人!(1 / 2)

第一章? 气哭,眼前人不如心上人!

几条柳枝穿过雕花窗,搭在刚摘的雏菊上。

上好的青花瓷,偏偏配了不值钱的野花,苏瑾没少被人骂没眼光,糟蹋好东西。

偏偏她一点也不在意。

自己就像这束野菊,撞大运才嫁给了当朝首辅,不搭,不是也没把日子过的多坏。

“哎呀,夫人,你这么绣针法不对!”

苏瑾回了神,继续和手上的针线作斗争。

两无根葱段似的指尖,布了密密麻麻的针眼,偏偏绣艺一点进步也没有。

丫鬟春夏看了眼绣布上的东西,和竹子半点不沾边,活脱脱几条大青虫。

她对着上好的雪锦满眼心疼,颤颤巍巍的开口:

“夫人,大人的生辰礼您还是送别的吧,都三个多月吧,您这手再这样下去该废了。”

最重要的是,太糟蹋东西了!

苏瑾放下针线,看了看自己满手的针眼,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
自己穿过来也好几年了,还做了两年宫女,绣技还堪堪停留在穿越前,丢死人了!

一把扔掉衣服,苏瑾揉了揉腰。

在房里坐一上午了,她感觉自己腰酸腿也麻,遭罪啊!

绣娘真不是人干的活!

“走,咱们去后花园转转,呆一下午了,闷的很。”

苏瑾招呼了声春夏,抬步往门口走。

刚到走廊,就听见几个小丫鬟窃窃私语。

“你听说了吗?匈奴可汗死了,再过一个多月公主就要回朝了。”

“啊?那夫人可怎么办,要知道,当初大人要娶的本来是公主啊。”

那个人,要回来了吗?

苏瑾的心像是被几把匕首来回地刺,比刚刚被针扎要痛上千万倍。

当初,傅霖为了娶公主,不惜摘下官帽,生生跪在皇宫两天两夜,直到昏迷,才被人送回府邸。

一时轰动盛京。

为了斩断两人情根,送公主和亲。

当今陛下以傅霖家人为要挟,硬生生逼他娶了公主身边的宫女。

高傲如公主,自然是不可能和一个宫女共事一夫。

远走他乡嫁他人。

有情人终被拆散。

故事可悲可泣。

唯一的缺点是,那个炮灰宫女,姓苏名瑾!

更讽刺的是,宫女爱上了首辅。苏瑾作为现代清醒,自然知道心有所属的男人沾不得。

但偏偏还是不可自制地爱上了傅霖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如今听到丈夫所爱之人即将回归,苏瑾如坠冰窖,心如刀割,仿佛被人抽走了全部力气。

突然就想到当初的新婚夜。

昏暗的烛光下,傅霖伸手抬着她的下巴,神色轻蔑,如同看一坨垃圾,他冷冰冰地开口:

“你不配提她!”

明明阳光高照,苏瑾却仿佛在冰天雪地行走。

娇小的身子颤抖,几乎站不住脚。

春夏见状连忙扶住苏瑾,对着几个丫鬟开口呵斥:

“府里的规矩都丢了,自己下去领十个板子的罚!”

苏瑾看着几个丫鬟愤愤不平的脸,苍白着脸开口:

“私下议论主子,本来就该罚,你们也不用有什么不平。”

说完挥了挥手,就让人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