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66.端倪





  他踟蹰原地,还是想问她:“是我上次在你家楼下见到的那位吗?”

  萧隐清朝穆其信伸出手,示意他牵住自己,“是他,但我不想再提。”

  他一向理解她种种作为的。

  穆其信坐到萧隐清身旁,摸了摸她的头顶,他突然想起口袋里的钥匙,顺势摸出来递给萧隐清,“对了,临走时阿姨把钥匙给了我,让我们住回家。”

  萧隐清只看一眼,就转过头去,“不住。”她将刚端上来的茶水一饮而尽,“你还给她就好,不用给我。”

  关于萧隐清的家庭,穆其信知之甚少,只听苑法微随口提过一些,萧隐清和家中不算和睦。他其实很难想象,父母与子女会生疏到这样的地步。

  萧隐清提起水壶,给穆其信也倒了一杯茶,“荞茶,黔城才有的,我很喜欢。”

  烘焙后的荞麦香气,冲淡了荞的苦味,余味有淡淡的麦甜,很奇异。

  萧隐清打开穆其信买来的粥,她大口大口的舀进嘴里,不多时半碗就没了。

  老板上了小炭炉,铁签串的烧烤在小炭炉上滋滋作响,油汁滴到火炭上,激起阵阵烟雾。半碗粥而已,萧隐清就饱了。她将粥碗推到一角,翻转炭炉上的烤签,手势看上去极为熟稔。

  “我外婆,很喜欢吃这家的烧烤。”萧隐清突然开口解释。

  她的面色看起来没有任何波动。她看起来实在太过于冷静,以至于悲伤或是忐忑,都很难为外人所知。但其实穆其信足够了解萧隐清,他很清楚她冷静时,是她最伤心的时候。

  萧隐清低垂下头,手掌抵在额前,遮蔽住了双眼。夜市的人群摩肩接踵,高谈阔论里,她显得这么格格不入。

  穆其信拿起几串烤肉,放到萧隐清面前的空盘里,“开一点特例。”

  萧隐清始终没有抬起头,穆其信吃起烤串,侃侃而谈:“我从没仔细逛过黔城,今天是第一次吃黔城的烧烤,这边的烧烤是比关山好吃,辣椒面很香,我们回去时候带一点吧?你是很爱吃辣的……”

  “穆其信。”萧隐清坐直身体,轻声叫他。

  “嗯?”穆其信握住她的手。

  “你比我预想的要更理解我,我很感谢你。”萧隐清回握住穆其信的手,“你是不一样的。”

  所以在她的心底,也有一瞬是承认的吧,纵使她以为他们如暗潮,她也的的确确沉溺过其中。

  但暗潮是因为被阴翳蒙住。快乐虚假,行止空泛,他们应当承认,他们是不被祝福的。

  黔城的秋日阴雨连绵,城市里迭起的峰峦被雨雾笼罩,白茫茫虚无一片。空气里充盈着浓重的冰凉水汽,寒意因此愈加刺骨,葬礼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结束的。

  回关山的机票定在傍晚,上午的时间用来帮忙善后,有琐碎的物品要收拾回萧母家,会开车的没人能脱得开身,这件事只能落在穆其信的身上。

  开的是纪赫臻的车,怀挡的配置,开起来很不适应,萧母又坐在副驾驶位上,穆其信紧张得手心汗湿。

  浓重的悲伤过后,萧母也很憔悴,没什么盘问穆其信的力气,这一路上她倒是挺安静,没怎么说过话。

  萧隐清家的小区地段很繁华,繁华地段里的洋房,萧家经年累积的家底不薄。

  萧父不在家,这些天穆其信只见过他露面一次。东西全部搬进房子里,萧母还记得待客,让穆其信先坐下休息会。她泡了杯热茶,坐到穆其信的对面,“小穆,你也看到了,我就不藏着掖着了,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。”

  不睦的父母关系,疏离的家庭,冰冷得穆其信都如坐针毡。

  萧母接着说道:“我还是希望能与自己的女儿缓和的,以后可能要指望你。”

  于初见时的强势相较,萧母现在的语气已经非常低微了。不知道是不是生离死别总会让人重新思考,穆其信能感觉到萧母此刻彻骨的悲伤下,还隐藏着孤立无援的无助。穆其信的家庭很合满,父母都是教授,志同道合,他爱人的能力与生俱来,而萧隐清不是的。

  此刻坐在他面前的,是一个脆弱的母亲。萧隐清又怎么不脆弱呢?如果家庭是她不近人情的根源,那是不是他可以为她做点什么?

  穆其信顿了一阵,点头,“阿姨你放心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  萧母长长出了一口气,像是落下了心头大石,她指了指身后,“那孩子的房间里放了不少以前的东西,前些天我整理出来她的相册,你拿回去给她看看。”

  显而易见,萧隐清很久没住过这个房间了,床上的被子还是盛夏时节的空调被。